甜牙齒與貓舌頭

ARS 山組/末子/舞駕家
HQ 阿吽/國影/兔黑;MHA 轟爆轟/心尾心/麥相;WT 嵐迅/犬影犬/村荒/米出;YOI 奧尤奧

推特/噗浪@kaoru920

[MHA/轟爆] 時間迴旋 01

僕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 轟焦凍 x 爆豪勝己


ICE新刊,試閱連載

借用漫畫《君は春に目を醒ます》設定
配合劇情,將含有各種捏造、人物性格ooc要素,並做了年齡與時間軸調整
請可以接受再閱讀

排版和錯字還請先無視> <





  時間迴旋 



  00.

  他作了個長長的夢。

  夢裡有個害羞的小男孩,會漾著靦腆的笑容向他道早安,習慣低著頭等著他給予稱讚,從後方偷看他的眼神裡永遠閃爍著星辰。

  男孩總是隻身一人在他的夢裡,顯得那麼孤獨,但似乎只要看見他,寂寞便會從那柔軟的、異色的瞼中消逝,轉化為點點繁星。他越是習慣男孩羞澀的笑容就越是不願意回憶男孩眼底的孤寂,所以他不願意醒來,他想留在這個無止盡的夢境裡陪伴男孩。


  他作了個漫長的夢,一個長達十年以上的夢。

  然而他終將醒來,勢必要成為夢中男孩心底的一道傷痕。

  只因在夢境之外,還有另一個男孩正等待與他共同迎接暖春的到來。




  01.

  爆豪勝己在一個微涼的春日早晨甦醒。


  當他睜開沈重的眼皮,幾個腦袋同時湊上來擋住爆豪的整個視界,他看不清身邊還有其他什麼物件,只能認得圍在他身邊的是略顯老態的父母、看不清表情但髮型非常特殊的主治醫師、以及一張佈滿雀斑,熟悉卻又陌生的臉孔。

  他知道那是誰。凌亂的墨綠色捲髮、帶有嬰兒肥的娃娃臉、自以為是到令人作嘔的溫吞眼神,這是綠谷出久,他的童年玩伴,直到上了高中都還是他的同班同學——帶著對爆豪來說過於陌生的成熟朝他露出鼓勵的、或者該說是噁心的微笑。

  「廢久,」他喚出小時候對這令他看不順眼的傢伙的蔑稱,發現自己聲音暗啞,似乎是許久沒有喝水或使用喉嚨所造成,「你怎麼也來了?」

  被點名的青年還來不及回應,一旁的婦女一個巴掌就朝著爆豪招呼而來。與爆豪相似的五官露出明顯的怒意,眼裡卻能讀出欣喜與懷念,「臭小子!一醒來就這麼沒禮貌!」無視醫師的斥責,爆豪光己再度給了他一個巴掌,「出久是我邀請來的,這麼長時間他可是代替你這不肖子幫了我們不少忙,連聲謝謝都不說的嗎?」

  「臭老太婆!有妳這樣攻擊病人的嗎!」

  「少來,你算什麼病人,不過是睡了一覺而已,還給大家添這麼多麻煩。」

  這句話彷彿是個開關,原本還算輕鬆的氣氛瞬間產生了停頓。爆豪斂下方才還生氣勃勃的眼眸,反覆數了數自己的十指,終於問到:「現在什麼時候了?」

  在一旁待命已久的主治醫師彷彿終於找回自己的任務,熱心地來到病床邊,他拿出一份寫有數據資料的報告書交到爆豪手裡,溫聲道:「你的身體各項機能都很正常,之前受到個性攻擊的影響已經確定完全排除!『冬眠』在你身上也沒有產生任何副作用,因此我們才能這麼準確推斷你清醒的時間而聚集在這裡。明天再做兩個常規檢查後就能出院,雖然你睡了很久,還是希望你今晚能好好休息以確保明天檢查順利。」

  「由於你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正常進食,我會建議你這三天先以清流質飲食作為主要的營養攝取方式。聽說你喜歡吃辣?但剛開始這個月盡量還是要避免辛辣食物比較好喔,」說到這裡醫師頓了頓,揚起一個讚許的笑容,並示意爆豪將資料往後翻兩頁,「再來說說『冬眠』吧!你這次『冬眠』花費了10年,更準確地說,是10年又5個月。你的身體狀態因此停留在16歲。我們確認過你身上沒有其他副作用,所以除了這週的飲食需要稍作配合,你完全可以直接回歸自己的正常作息,不需要適應期,就當是睡了一覺就好。完全不必擔心身體是否會承受不了。」

  醫師仍維持著同樣的笑容,從爆豪手裡拿過那份資料,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轉交給爆豪後表情卻變得嚴肅,「不過你的冬眠期過長,這表示你必須花費更多心力學習適應新的時代,這可能很簡單也可能很困難,取決於你的接受能力和適應性。另外,爆豪,你和周遭的人的時間已經不一樣了,這極有可能對你的生活造成些許混亂,但我確信我們都會盡力幫助你。其他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沈默伴隨著醫師的語尾蔓延開來。爆豪緊抿著唇,看不出任何情緒。爆豪夫婦的神情同樣嚴肅,一旁的綠谷出久也低垂著眼,耐心地等待爆豪開口。


  十年。

  他陷入『冬眠』超過十年。

  十年的時間可以讓少年成長為青年、讓科技日新月異、令社會迎向革新、促使「個性」的融合深化、讓人逐步邁向衰老、甚至令一切走向滅亡。

  而爆豪勝己,在十年間藉由『冬眠』技術,停留在16歲。屬於他的時鐘在今日開始重啟,但十年光陰已經將他身邊的人帶向遠方,那是他永遠也無法觸及並追趕的。


  約莫一分鐘後,爆豪終於抬頭:「歐爾邁特怎麼樣了?」

  醫師完全沒有料到爆豪會提出這樣的問題,顯得有些錯愕,然而爆豪夫婦和綠谷非常清楚,爆豪仍然惦記著自己陷入『冬眠』之前的事。

  「歐爾邁特沒事,」綠谷柔聲說道,「他非常健康,直到兩年前才從雄英退職。還沒通知他關於小勝醒來的事,但他和我們大家都在等著你醒來——」

  ——叩叩。敲門聲突兀地打斷綠谷的話,除了爆豪,似乎所有人都對這陣聲音毫不意外。病房的門直接被打開,門後出現的是讓爆豪感到非常熟悉、卻又完全陌生的少年。

  「我來遲了,勝己哥……啊,你已經醒了嗎?」

  來訪者平板且毫無起伏的語氣令爆豪有些挫折。那同時有著深紅與淺白髮絲的腦袋本應是自己所熟悉的,然而他認為自己完全不認識眼前的這名少年,並非是因為對方的年齡、也絕非因為對方的體格——爆豪在那對異色交織的眼眸中看不到更多他詳知的細節,同時也無法將那有著遮覆半邊臉蛋的傷痕與自己記憶重疊——那本應該是他萬分熟悉的孩子,如今卻彷彿是一個毫不相干、甚至不應該出現在次時此地的路人。

  那本該無瑕的容顏不復完美,曾經閃耀著天真追在自己身後的神采蒙上了灰,總是羞澀的表情如今被冷硬取代。和他的記憶不同,也和他的夢境相左。

  儘管聽見綠谷等人對著少年喊出那個他熟悉的名字,但爆豪依舊認為這個名字並不屬於這位新的來訪者。

  和是否經過了十年沒有關係,眼前的這名少年,不是那個說要一直等著他的小男孩。




评论
热度(33)

© 甜牙齒與貓舌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