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噗浪 @kaoru920

坑填不完,緣更慎入。
 
 

[歷險小恐龍/CL] Chronic Suicide 01-02

■ Chomper x Littlefoot
■ 全員擬人注意。
■ OOC難免,不能接受者請自行迴避。



01.



  Littlefoot在晨光中睜開眼。

  陽光的味道有些膩人,但並不會令人感到不舒適,鼻腔嗅到的顆粒無聲地訴說著,今天是個好天氣。

  手機沒有設定鬧鈴,這本來就不在他的計劃之內,但出乎意料的,他在計劃之外的狀態下醒來——他在毫無任何外力干擾的情況下甦醒——Ducky那丫頭竟然沒有打電話叫醒他!

  略帶惱怒的坐在床上不願移動,他氣惱好友的失約,同時想不透自己今天為何反常。或者其實好友早已來過電話,只是自己因昏睡而錯怪對方?

  正在思索著關於起床氣的問題時,Lita Ford的《Can’t Catch Me》打破他的思緒。

  帶著電子儀器特有的頻率令人感到不耐,他還是將之接起。

  『早安,Littlefoot,』Ducky甜美的聲音在另一頭響起,『你現在起床的話還有十五分鐘可以洗漱,相信你飆車的話不用十分鐘就能到學校了。』

  「Ducky,你遲到了,我不是說了半小時前一定要打給我嗎?」他相信自己有足夠的理由解釋現在的口氣不善。

  『噢拜託,現在才六點好嗎,事實上你還有一個小時。』

  「你騙……」誰?

  最後那個字在眼角瞄到床頭鬧中的那刻被他收進喉嚨,他有些不敢置信。

  不會吧,現在真的才六點!他竟然在沒有鬧鈴的情況下準時起床!他昨天可是打工到凌晨三點耶,有沒有這麼誇張!?

  不過他的床頭什麼時候多了個鬧鐘了?而且還是愚蠢的、專門製造給三歲小孩開心的恐龍造型。

  另一邊的Ducky同樣沒好氣。『你到底有沒有睡醒啊?我有必要騙你?拜託你快點起床,我今天是值日生,沒空陪你耗。』

  「……我起來了,真的。」

  『好吧,你起床了。對了Littlefoot,Cera要你今天一定得到屋頂去,你已經因為社團活動放她鴿子太多次了,你不要告訴我其實你女朋友根本是一把吉他?』

  「你今天不是值日嗎?現在不出門來得及拖地?」轉移話題這招雖然很老套,但用來對付Ducky簡直綽綽有餘。

  『噢,糟了,六點二十分!我該走了!』

  刻意忽略那句高八度的「你今天最好不要遲到」,他愉悅的在腦內描繪乖寶寶Ducky遲到的樣子,敷衍的說了句學校見後馬上收線,繼而盯著他新發現的問題若有所思。

  那愚蠢的恐龍造型一點也無法令人喜歡。

  好吧,他承認若是Ducky或Petrie看到這玩意可能會愛不釋手,Cera那心口不一的傢伙肯定是嘴上嚷著這不是我的格調而在心裡偷偷誇它可愛,真要說有誰會對這東西不感興趣,恐怕也只剩下Spike了吧。

  忿忿的瞪著那在房間裡顯得特別突兀的東西,最後他只能投降,或許今天早點到學校會是個好主意。

  Littlefoot默默的翻出被壓在一堆雜誌下的制服往廁所走去。



02.



  時間很早,但校園裡已經充滿了人潮。

  Littlefoot實在很難得在這個時間來到學校,他有點不能適應校門口那些三三兩兩進出的人流。畢竟平常他進校門的時間太晚,學生們早已在教室裡自習了。

  停好自行車,拖著懶散的腳步來到教室,習慣早到的Petrie對他的出現感到訝異,但還是開心地打了個招呼。

  「早安,Littlefoot,什麼風把你在這時間吹進教室的?」

  「Petrie早安。」Littlefoot微笑,「我也很想知道自己今天怎麼會起得這麼早。」

  他簡單地向Petrie敘述今早自己是如何不需要Ducky的叫喚便自動醒來——很顯然不只他自己覺得奇怪,因為Petrie同樣也覺得他今天的早起很不尋常。

  「聽我說,Littlefoot,」Petrie的聲音有些乾乾的,這不像他平常那尖銳的嗓音,「如果是以前的你——我是指以前那個乖寶寶Littlefoot——睡過頭我還會驚訝!但現在,你卻告訴我你在一大早不靠鬧鐘就能自己起床,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就算你昨晚沒有打工我也不信你會自己起床。」

  「夥計,你這樣形容你的朋友真令我難過,」他挑著眉,但Petrie根本沒被他嚇到,「但你說的沒錯,就算前一晚沒有打工,我也不可能自己起床。」

  自從爺爺奶奶相繼去逝,Littlefoot便靠自己打工賺取生活費和學費,長時間累積下來的疲勞是沒那麼容易擺脫的,這讓他養成了遲到與睡懶覺的壞習慣。

  「這真是神奇的早晨不是嗎,Littlefoot?但我覺得這樣很好,至少你今天沒有遲到。」

  「的確,這真是件好事。」

  儘管Littlefoot也認為,能夠少一次不良記錄就是替自己的學期成績加分,可惜他還是在心理偷偷抱怨,寧願自己多睡一點。




  畢竟比平常還要早到學校,背叛了自己一貫的作息,Littlefoot總覺得今天的時間過的異常緩慢。

  但現在也不過才是早晨的第三節課而已。

  他毫不遮掩地打著呵欠——事實上無論他早起與否,他沒有一次不在課堂上犯睏——然後從窗口瞄見操場上幾個熟悉的身影,那是他的青梅竹馬Ducky和Spike,並不是在上體育課,而是坐在靠近角落的地方寫生。

  他直覺地想起Spike沒什麼擅長的學科但非常會畫圖,同時也想起Ducky那ㄚ頭簡直一點藝術細胞也沒有。

  然後他想起了自己今天還沒有見到Cera。

  事實上他已經有一陣子沒見到她了。

  但令Littlefoot感到訝異的是,這麼久沒見到自己的女朋友,他卻一點都沒有任何遺憾的感覺。

  可惜他找不出任何自己為何不遺憾的理由。——也許只是過渡期。他這樣告訴自己。

  瞇了瞇眼,Littlefoot決定再次將目光移向教室的黑板,但同時他又被另一個人影給奪去注意力。

  那是一個令他感到熟悉、但卻明顯不在他記憶範圍內的男孩。

  大概是學弟吧。他想。

  Petrie的觸碰讓他從操場的方向回過神來,已經下課了,但他剛才明明還覺得時間過的真慢。

  「你剛才看到誰了嗎?」嘴裡邊問著問題,Petrie邊將頭探出窗外,並在看見Ducky和Spike的同時大聲的朝下方打招呼。

  「我看見Spike和Ducky,還有另一個人,」Littlefoot認為就算自己不記得,從小一起長大的Petrie或許會有印象,於是他伸手指向操場上的另一個身影,「應該是學弟,我覺得他很眼熟但想不起是誰,就是站在排球場旁邊那群男生裡最矮的那個,噢、他現在往Spike他們那個方向去了。」

  Littlefoot猜的沒錯,Petrie的確有答案,只是答案實在出乎他意料之外。

  「嘿、那不是Chomper嗎!」看見學弟的Petrie笑得很開心,但Littlefoot無法從Petrie的笑容裡找出任何一絲對學弟的記憶。

  「天啊!你不記得他了嗎?就是小時候很黏你的Chomper。」

  「我——什麼?我不記得有個叫做Chomper的小孩。」

  Petrie卻朝他搖搖頭,「別開玩笑了,兄弟,他小時候黏你黏的可緊了,你怎麼可能沒印象?」

  「好吧,那我為什麼要對他有印象?」

  「你還好嗎,Littlefoot?」Petrie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他,這讓Littlefoot覺得有些害怕,「以前你可是這個鎮上最疼Chomper的人了,就算你不記得……」

  Petrie頓了頓,他的語氣顯得有些奇怪,「就算你不記得Chomper是誰,但你們昨晚還見過面呀!就在你打工的地方……」


  TBC.

03 Apr 2013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