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噗浪 @kaoru920

坑填不完,緣更慎入。
 
 

[HP/雙子] 迷拉

■ Fred Weasley / George Weasley
■ 衍生自HP7。
■ 時間設定在聖誕假期後、哈利抵達貝殼居以前。
■ 使用台灣版翻譯。




  「弗雷,」喬治坐在一大疊『衛氏巫師法寶』訂單上,出聲叫喚此刻正在整理貨物的弗雷。

  他的兄弟轉過半個身體,用那張一模一樣的臉露出疑惑的表情望著他。


  「你該不會也想和有迷拉血統的女人結婚吧?」


  弗雷用奇怪的眼神望著他,好像是在說:你開什麼玩笑?


  喬治顯然被這樣的眼神看的不太開心,「別這樣看我,弗雷,你很清楚我在問什麼。」


  「對,我知道你在問什麼,兄弟,但我更清楚的是你需要去一趟聖蒙果檢查腦袋!或者你想試試去麻瓜的精神病院掛號?」他頓了頓,接著露出輕蔑的笑容,「爸會愛死你的。」


  「得了,弗雷。」喬治顯得非常不高興,他的語氣越來越冷,「從魁地奇世界盃時我就注意到了,你對迷拉還真不是普通的喜愛呢,你這樣對得起莉娜嗎?」


  「這又關莉娜什麼事?」弗雷覺得今晚的喬治很奇怪,該不會是哪件自家未完成商品的副作用吧?「喬治,你如果不想繼續待在地下室,我想我們可以上樓在牡丹的沙發下丟幾顆屎——」


  喬治憤怒地打斷他的蠢計劃,「我沒事,你不要轉移話題!」


  「不、你有事。而且看起來你病得不清吶喬治。」


  弗雷已經整個人轉過身來面對喬治,並用憐憫的目光凝視喬治。


  此時喬治的臉已經脹成了粉紅色,他怒目瞪視自己的兄弟,嘴唇微微蠕動,卻沒有發出聲音。


  毫不畏懼喬治的怒容,弗雷也用他一貫的笑容迎視那張一樣的面孔。


  「——所以說,親愛的喬治,」他盡量用溫和且嚴肅的口氣開口,「你今晚究竟怎麼啦?」


  喬治還是不願意回答,只是保持著雙手抱胸的姿勢瞪視他。這讓弗雷也開始生氣了。


  「聽著,兄弟,要是你待在牡丹的地下室覺得無聊我感到很抱歉,但若你只是想找我的碴——」


  再一次,喬治打斷了弗雷。


  「婚禮那晚——我是指比爾和花兒的婚禮——你跟那個法國女孩到哪裡去了?你們都幹了什麼?」


  不過弗雷這次並沒有因為被喬治打斷而生氣,相反地,他的表情除了明顯的錯愕外,還有一絲不容察覺的笑意。


  「你只是想問我這個?」他不怒反笑。促狹地看著喬治因發怒而越來越紅的面容。


  「沒錯!我想知道你消失到哪去了,是不是偷偷和那個法國女孩——」


  「嘿、喬治,」他很快用自己的方式制止了雙胞胎兄弟的怒意,弗雷捧起對方的臉——但在手指滑過原本應是耳朵位置的那個洞時還是頓了一下,「我親愛的聖人,你在吃醋。」


  他們額頭貼著額頭。弗雷用鼻尖輕輕摩蹭喬治的鼻尖,露出越來越深的笑容,「我可以理解為今晚的這些話都是你在乎我的表現嗎?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在吃醋?」


  「你當然可以這麼理解。」


  聽見他的半身承認自己在吃醋,弗雷撫摸喬治臉龐的動作也變得更加溫柔。


  「但我得告訴你,夥伴,」喬治突然露出每次要惡作劇時一定會出現的邪惡笑容,「那天晚上我和花兒的堂妹在角落接吻了,你必須知道,那感覺真美妙——」


  弗雷臉上原本促狹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憤怒。


  「……喬治‧衛斯理!你明天別想下床了!」



   FIN.

03 Apr 2013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