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噗浪 @kaoru920

坑填不完,緣更慎入。
 
 

[妖怪庵/立法安倍] ICE3無料配布

ICE3現場無料配布。

雖然CP標示著立法安倍,但其實內容只有立法單箭頭安倍。
單向暗戀萬歲!!
欺負立法大大很有趣,真的。我不會反省的。

後續不一定有...


原作第11話捏他有,26~28話捏他可能有

動畫黨請斟酌閱讀

妖怪們對安倍的稱呼在這裡譯為「齋(イツキ)」



  「齋。」

   他將三個音節含在舌尖,小心翼翼地咀嚼著。

   認識立法的妖怪們總是取笑他是個妹控,只有立法自己清楚,比起妹妹,擁有這麼珍貴名字的那個人才是最重要的。

   齋,晴齋。

   妖怪庵的主人。安倍晴齋。

   「齋,齋,」立法持續念著這個猶如咒語般的名字,無奈地繼續著手邊的工作。他想見那個人,妖怪庵的主人。

   他很少主動拜訪妖怪庵,那個人也不怎麼喜歡來見自己,即使偶爾濫用特權,對方也不見得就會過來。這很有趣,畢竟他們明明是上下級的關係呢!立法苦笑。

   大概因為自己總是擺出一副玩笑的態度吧。他有自知之明。

   於是他只能像這樣邊默默念著安倍晴齋的名字,一邊期待著今天在隱世能發生什麼小事讓他們有理由見面,無論對方樂意與否。

   但,實在是想念得不行啊!立法嘆了口氣。想著今天也許沒有機會見到那個人,一邊送出自己的電話泡到龜藥堂,希望能和親愛的妹妹說點話,以轉移注意力。


   ——雫剛才和齋出去了哦。

   齋來隱世了?立法並不意外聽見這個,只是不免有些羨慕河原,畢竟那個人沒事並不會想來找自己呢。

   ——是來買藥的。不過,他帶來的奉公人不見了……


 
    □■□



   「好久不見,立法。」

   是安倍晴齋。

   他真的很久沒有見到對方,連能夠聽見聲音都顯得奢侈,因此現下他有些激動,只因為能距離對方如此接近。不過他絕不會在對方面前表現出來,那太遜了。

   「你終於來了,齋,」立法側過身體,故作輕巧地打了招呼,雙腳依舊泡在水池裡。

   他是故意走出辦公室,來到蠑螈池邊等著對方到來。事實上每一次當他將安倍晴齋喚到這裡,都一定會選在這裡見面,而非辦公室,這是他別有用心、不為對方所知的小小浪漫。

   安倍沒有什麼表情,依舊是那身繡有怪物庵家紋的典雅和服。他偶爾也看過對方穿著在現世的衣服,但是立法依舊認為,這身裝扮才是最適合安倍晴齋的。

   輕輕吐了口菸,他瞄見對方身後的來客,那是在自己的指示之下被帶過來的客人,「還有那邊那位新的奉公人,歡迎來到蠑螈池。」

   只有立法自己清楚,奉公人不過是自己拿來見安倍晴齋的藉口罷了。

   他站起身,靠近那個戰戰兢兢的生面孔,故弄玄虛地盯著對方瞧。是個人類呢,是齋的同類啊。

   那個孩子被他這樣盯著明顯有些不自在,但沒有逃避,立法對此表示肯定,接著吐出讓對方非常尷尬的話語,「不行啊,勸你放棄當奉公人。」

   「喂,別自作主張啊!」他得到的是來自安倍的抗議。


   是了,齋,就算是反對我也好,請讓我多聽一點你的聲音、多看一些你生動的表情。他在心裡歎息。


   「這孩子,是人類吧?」

   他其實不反對能有個人成為怪物庵的奉公人,他自己就為對方找過好幾個精挑細選過的幫手——儘管都被安倍拒絕了,他認為有人能夠幫到對方是件好事,這樣會讓怪物庵主人的工作更輕鬆點。否則他會心疼。

   是不是人類其實無所謂,但那個孩子很可愛,不自覺地讓人想逗弄。而且他也想看看齋會有什麼反應?

   意料之內的,安倍爽快地承認了。雖然那個孩子被識破身份後慌張不已,表情非常有趣。

   正當他覺得對方的反應過於冷淡時,兩人居然在他的面前開始吵了起來。

   圍繞著能不能讓自己知道身份的話題的爭吵,不是什麼有建設性或趣味性的內容,但他覺得有些吃味。


   安倍晴齋當然會在他面前展現喜怒哀樂,見面就鬥嘴也是常態——如果單純就比例而不討論他們見面的次數,那麼他們確實經常鬥嘴——然而眼前這兩人爭執的氣氛還是令立法很不愉快。

   「你們關係真好啊。」只有他自己嚐到話裡的酸味,即使是這種時刻,他仍不至於笨到讓對方察覺。

   「「這種關係哪裡好啊!!」」

   他看著那兩人異口同聲地朝著自己抗議,心底默默覺得有些委屈,感情明明就很好不是嗎?

   不僅是那一點委屈的情緒,立法知道,從剛才那一刻開始,他有點嫉妒那個奉公人。




     □■□




   最後他還是同意了讓那個叫做蘆屋的孩子作為怪物庵的奉公人,陪著那個人一起工作。同時也任命另一個毛茸茸的小傢伙一起。

   考慮到那孩子是人類,為了不讓安倍晴齋負擔過度,他甚至訂立了讓奉公人也能利用怪物庵來去現世與隱世的法律。


   他多少也瞭解安倍為什麼會選擇那孩子作為奉公人。無論是基於那孩子的特質、或是關於對方自己的理由。

   能夠讓對方減輕一點負擔是最重要的,立法一直是這麼認為。更何況,嫉妒歸嫉妒,他還是挺喜歡蘆屋的,他想看看,那個孩子是否能夠為安倍晴齋帶來哪怕一點點改變,好讓自己安心。


   安倍晴齋畢竟是人類啊。


   在怪物庵的主人與新的奉公人都回去以後,立法依舊待在池邊,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思考著這整件關於新任命奉公人的事。

   「你的選擇究竟是對或錯呢,齋……」越是思考,他就越難把握這個決定,然而,未來永遠是未知數,他沒有忘記,「我的判斷又是如何呢……」

   齋。

   齋。

   他又重新念起這個名字。

   緩緩吐了兩口菸圈,立法決定還是別想太多。順其自然吧。他告訴自己。

   畢竟他更該關心的,還是自己對安倍晴齋的心意,今天肯定也很好地隱藏著沒有讓對方知曉,是吧?



      ——完

16 Jul 2016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