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噗浪 @kaoru920

坑填不完,緣更慎入。
 
 

[HQ/照大照] 君が好きだから

ハイキュー!! 照島遊兒/澤村大地

OOC嚴重
女々しい照島くん

lofter沒辦法讓我用喜歡的排版ToT


參與2015年排球糧倉企劃,感謝主催夏子。
使用tag『撞見了他被告白的場面而開始胡思亂想』

 



  照島遊兒是個缺乏安全感的人,總是用遊戲的態度面對一切,藉此隱藏自己。這幾乎是所有認識照島的人的共識。但很少人知道,照島遊兒其實也是個獨佔慾極強的人;過去他總是在和不同的女孩約會,甚至沒有認真面對過每一段關係,因此從來就沒有人將照島和佔有這個詞連結在一起。

  甚至連照島自己都難以想像,自己居然也會有這樣的情緒。因此當他真正認識到自己的獨佔慾時,他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套用其好友母畑和馬的說法,照島遊兒本身就是一個遊戲,只不過挑戰者和魔王都是照島本人。

  最近似乎還有另一位名為澤村大地的勇者加入這個破關的行列。破關這一路上兩個人結伴也比較不寂寞。

  只不過,最近這對夥伴似乎是有了拆夥的可能⋯⋯

 

  「怎麼辦啊⋯⋯大地學長是不是打算要跟我分手⋯⋯」甫出口就是衝擊性的句子,照島遊兒不含糊直奔主題的功力總是讓人難以招架。

  看著趴在階梯教室角落、正擺出一張午間連續劇男女配角專用表情的照島,身為話題主角.澤村大地的好友,菅原孝支認為自己有必要為對方申冤。

  「大地跟你說了要分手嗎?」但在開庭之前,首先要釐清當事人的證詞。

  「⋯⋯沒有。」

  看見照島因為自己的問句而停頓,菅原相信自己抓到了什麼重點。於是再次拋出議題,「既然大地沒有說過,你又怎麼會認為大地要跟你分手?」他的好友可不是那種磨磨蹭蹭的男人,菅原很清楚。

  「⋯⋯但我覺得大地學長他一定——」

  「等等,」菅原苦笑著打斷照島的臆測,覺得眼前的學弟果然是太缺乏安全感了,「大地最近可能真的很忙沒錯,但我相信他如果真的要分手,不會只是疏遠你卻不跟你說清楚的。」

  然而菅原越是解釋,照島的表情就越是悲慘。他索性將臉轉往菅原看不見的另一側,獨自面對世界末日,「菅學長⋯⋯我上星期看見了⋯⋯你們學校的女生向大地學長告白⋯⋯大地學長還抱了她⋯⋯」

  這話倒是讓菅原感到有些意外。

  他知道有很多人喜歡澤村,畢竟就連高中時期的校內第一冷美人.清水都曾經稱讚過澤村會是個非常好的對象,班級裡也有不少女同學對澤村抱有好感。升上大學後就更不用說了,與認真、安定等詞彙幾乎劃上等號的澤村理所當然會是女孩們的首選。但澤村當然也不是一個態度隨便的人,深知不想交往就不讓他人懷抱無謂綺想的道理,也因此他和任何人都能保持非常良好的關係,卻不會過分親密。這樣的澤村應該不可能會隨便去擁抱別的女孩才對啊⋯⋯

  「雖然我應該要安慰你,但是照島,會不會是你看錯了?」他既然選擇了你,就不會隨便背叛你。

  菅原這樣反問,讓照島委屈極了,「那是大地學長!我才不會看錯⋯⋯那個女生長得超級可愛,又是巨乳,怎麼看大地學長都一定是喜歡她啊!」

  「大地要是喜歡那個女生,就不會跟你交往了吧。」雖然他好像是喜歡巨乳沒錯。菅原不敢將這句說出來,雖然很明顯照島也知道這件事。

  但無論菅原是如何苦口婆心,照島已經認定了自己的男朋友即將要和自己分手的事實。

  ——好麻煩啊。看著越發消沉的照島,菅原開始覺得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因為看見好友的交往對象就貿然上去打招呼,反而給自己帶來這麼尷尬的局面?

  「我說照島,」菅原決定這將是自己今天最後一次安慰照島,如果對方還是聽不進去,他決定等下課後就將人丟在階梯教室自生自滅,「你以前好像是喜歡女生的吧?為什麼會和大地告白呢⋯⋯反過來想,大地也不是同性戀,如果不喜歡你又怎麼會接受你?你也是清楚大地的性格的,你認為他會什麼都不跟你說清楚就和別人來往嗎?既然是戀人,有什麼事就該說清楚,否則就請你全心相信他。」

  照島依舊伏趴在桌上,兩人之間有了一段短暫的空白。就在菅原以為對方沒有將自己的話聽進而決定專心聽課的時後,照島終於說話了。

  「⋯⋯我喜歡大地前輩。我相信他,但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照島的聲音很輕,帶了點哽咽。他說他一點也不相信自己能夠贏過任何人,即使現在澤村和他在一起。

  「⋯⋯還有,我不想分手,無論大地學長是怎麼想,我不要分手!不管是漂亮的姊姊可愛的學妹甚至帥氣的雞冠頭,就算是菅學長也好,我不要大地學長跟我之外的人這麼親密⋯⋯」

  聽著照島的告白,菅原第一次知道原來照島也會有獨佔欲。他一直認為這個學弟只是比較沒有安全感,即使和澤村這樣的人交往也依舊不安,這就足夠讓他驚訝了。卻沒想到,總是笑得沒心沒肺的照島其實比任何人都還要在乎澤村和其他人的關係。

  現在,菅原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對方了,只能任由他繼續消沉。

 

  就在這時,從後方傳來一個意料之外的聲音,「嘿,菅原!還有澤村的男朋友!」

  被點名的兩人同時轉過頭——照島依舊趴在桌上,只有眼神向後方瞟去——然後同時顯露出驚訝的表情。

  「——梟谷的經理?」

  「——跟大地學長告白的女生!」

  「嗨!」突然插進對話之間,令男生們驚訝不已的女孩笑著打了個招呼,「那個穿舌環的別這麼大聲,等等被教授發現就不好了。」

  被這樣警告,照島反而來了精神,所有的哀愁被他留在桌面,他坐正身體,小聲但尖銳地對著眼前女性威嚇,「妳一開始就知道大地學長是我的男朋友,卻還敢跟我的男朋友摟摟抱抱?」

  被比自己小的男性威脅,女孩卻一點也不在意。她攏攏自己的髮尾,倒是露出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反問照島,「我才想要問你,明明就跟澤村交往,為什麼還要接受其他女生的禮物?」

  「欸?」不幸身處戰火邊緣的菅原這時終於出聲,「照島拿了女生的禮物?」

  話題突然轉到照島身上,他顯得有些無措,卻無法為自己辯駁。

  「哼,」女孩露出嫌惡的表情。因為梯教室的環境,坐在男孩們後方的女孩自然處在高處,她乾脆以眼白睥睨照島,毫不留情,「澤村都看到了,你跟一個打扮很俏麗的女生非常親密,還拿了她給的禮物。要不是黑尾提議,我們沒事幹嘛要故意在你來的時後演戲給你看?自己可以和別的女生一起玩,就不准澤村和其他人拉近距離嗎?差勁!」

  「我不是——」

  「啊啊,不用說了,」女孩急切地打斷照島,然後拿出手機,手指飛快地在螢幕上操作,一邊對著菅原說道,「菅,等下課我們去學生餐廳吧!黑尾在那裡幫我們留了位置,等等赤葦和夜久也會過來。」

  女孩停下手指的動作,見菅原點頭,馬上又換上不耐煩的口氣對照島說,「有什麼話,你等一下自己跟澤村說吧。」

  辦隨著女孩的語尾落下的是提示午休時間的鐘響。女孩隨著教室裡越發紛亂的聲音站起,然後執意將菅原拉離現場。

  被留下的照島只能獨自坐在階梯教室裡,他對這間學校的環境並不熟悉,少了菅原帶路他不知道還能怎麼離開。更何況,剛才那女人是怎麼說的?她要照島自己跟澤村說?也就是說,澤村大地會過來嗎?


 
  待教室裡的學生們都離去時,有人來到照島身邊。

  他不需要抬頭就知道是自己的男朋友來了。澤村的體格澤村的味道,照島再清楚不過。

  「嗨,」首先開口的是年長的那一方,「我可以坐下嗎?」

  被問話的一方這時才抬起頭,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大地學長。」

  照島的表情讓澤村感受到了罪惡感,他連忙道歉,只希望對方能收回這樣的表情,「照島,抱歉。」

  「大地學長向我道歉的理由是什麼呢?」照島也感受到了澤村的情緒,於是他伸出手,握住對方的,力道很輕,卻很紮實。

  「我看到你收下那個女生的禮物時,我很害怕。」畢竟一直以來,你喜歡的都是女生啊。澤村苦笑,「雖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會介意,所以就接受那些老狐狸的提議,一起合演這齣戲⋯⋯」

  讓你感到不安非常抱歉。澤村用力握緊照島的手,彷彿在傳達這樣的訊息。

  照島卻笑著搖頭,這是他接受道歉的方式,「我才要向大地學長道歉,我不該懷疑你。還有,那個女生是母畑的前女友,她只是拜託我幫忙搓合他們復合而已。」

  澤村被照島牽著坐了下來,他們緊握對方的手,慢慢地將額頭抵在一起。

  「我很抱歉我做了這樣的行為,明明知道你很容易不安。」澤村再次道歉。

  「我才該道歉,」照島也露出委屈的表情,「就算是哥兒們的女朋友,我也不該跟她們走太近。我不知道大地學長也和我一樣會不安。」

  這句告白卻讓澤村笑了出來,他捏了捏照島的手心,苦笑道,「你在說什麼傻話?就像你會因為我的表現感到害怕一樣,我當然也會啊。畢竟我喜歡你。」

  「看來我們兩個真是笨蛋呢。」

  看著照島終於露出安心的表情,澤村選擇用行動來回應。

  雖然會發生這場鬧劇,都是因為他喜歡照島,但也該結束了。澤村想。他不應該利用這種方式去傷害對方,因為,他是那麼喜歡照島啊。

——君が好きだから


04 Mar 2017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