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噗浪 @kaoru920

坑填不完,緣更慎入。
 
 

[HQ/及岩] 你那麼愛他,而我是如此愛你

ハイキュー!! 及川徹←岩泉一

原創角色有
及川結婚設定

 

參與2015年排球糧倉企劃,感謝主催夏子。
使用tag『他的婚禮』


 

  你一直是我最自豪的兒子。

  你母親和我希望你會是個不忘初衷的人,替你取了個有著「開始」意義的名字。

  一。

  岩泉一。

  如此圓融簡潔的發音,這是你的名字。

  看著你從嘗試跌倒到現在步履穩健,我很清楚,你從來都是最讓我放心也最讓我驕傲的孩子。

  但是現在,我感到開心卻也難過、覺得安心卻又失望,只用複雜這個字大概都不足以概括我此刻的情緒。這麼多年來你從沒有讓我這樣困擾過,這令我非常挫折。

  現在,我只想你知道,無論你做什麼,只要你快樂,我就快樂。因為為人父母最幸福的時刻,其實就是看見你得到幸福的那一刻⋯⋯

 

 

 

你那麼愛他,而我是如此愛你    

 

 

 

   很多時候我會思考,什麼才是對的?又有什麼是最正確的?我要讓你衣食無憂,只想在有限的條件下給你最好的;但我終究只是個平凡人,不知道什麼才是你真正需要的,只能一股腦地將我認為的美好給你。幸好你一直都很聰敏,永遠都知道要如何從那之中找出自己最喜愛或最需要的。

  恐龍玩偶、甲蟲、最新的漫畫,你總會認真地選擇它們。

  但你也會將這些東西分享給你的朋友。

  除了分享,你也不會忘記替那個有著漂亮的臉蛋、總是在你身後哭鼻子、和你從小一起長大的阿徹留下最好的。甚至經常把那孩子最在意的外星人留給他。

  而不只是這些玩樂的事物,甚至是其他來自你母親和我的愛與關懷,你從不吝嗇分享給那孩子。

  一,我的孩子。還記得我告訴過你,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除了家人便是朋友嗎?

  我想你是真的認真咀嚼過這句話的,因為你是真的懂得為那個愛哭的孩子付出,從你的表現我可以看出來,你把那孩子看得非常重要。你知道嗎?當我看著我的孩子,懂得分享、並且主動為他最好的朋友做些什麼,那是多麼令人驕傲的事!我的孩子是這樣地無私、包容、自主而且體貼——當時你甚至才五歲!即使口氣不好,偶爾態度甚至非常差,但從一些小細節可以知道,你其實是喜歡他的。

  只要看著你對阿徹的態度就能預見,未來的你會有著一顆能體貼任何人的心。想到這裡,我認為作為父親,再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感動的了。

 

  記得你剛升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嗎?

  總是形影不離的你和阿徹,第一次因為分班而離開對方,愛哭的阿徹開學第一天就在教室門口嚎啕大哭,拒絕上課。那天晚上你留宿在及川家,隔天兩個人牽著手去上學,這一次阿徹不再哭泣而是笑著和你說再見。之後的每一天,阿徹都不曾再因為這樣的事而哭泣。你母親和我、及川夫婦以及老師們全都為此感到不可思議。

  後來當你母親問起,你說,你只是一直握著阿徹的手,在他耳邊告訴他,『沒有人能將我們分開。』

  未來即使不在同一個班級,各自有了不同的交友圈,看照阿徹仍然像是你的天職一般。也許就像是你說的,沒有人能將你們分開。但是,你不過是還不到十歲的孩子,卻用這樣一種或許可以稱之為成熟的姿態去照顧並引導另一個孩子,讓我不禁又為你感到更驕傲。

 

  在你們四年級時,阿徹帶了新的玩意兒來找你。那是一顆排球。

  你們開始對這個新朋友產生興趣,及川太太甚至為你們報名了市內的排球俱樂部。每天下班,我會在車站遇見剛離開俱樂部準備回家的你們,回家路上你和阿徹的話題都圍繞著排球,說話的同時眼裡彷彿盛滿星星。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跟著你們一起學習關於排球的知識。

  彷彿排球正是你們的宿命一般,你們開始在這項運動上表現出驚人的熱情和天賦!至少做為一個外行人,看著你們的比賽會讓我覺得感動,而我一直認為,相較於技巧,能夠在這樣普通的公式戰上感染他人,就是一種極高的天賦。

  顯然不只是我,看過你們的比賽、甚至和你們比賽過的人們也都感受到了我所感受到的這些,這正是你們的天賦。即使一直有個無法跨越的高牆,在另一個俱樂部裡那個叫牛島的、你們總是贏不過的孩子擋在前方;但你們擁有能夠感染整場比賽、能夠感動他人的天賦,這仍是事實。

  阿吽的呼吸。

  這個外號就這樣纏繞在你們肩上,將你們綁在一起。

 

  對熱愛排球的你和阿徹來說,排球強校北川第一中學幾乎是唯一的選擇。那所學校離我們住的地方並不遠,不僅是排球隊很優秀,偏差值也不低;重點是,那不是牛島就讀學校。

  你母親曾聽見過你和阿徹的對話,她笑著告訴我,你們發誓絕對要打倒「牛若」。這讓本來自告奮勇要開車送你們上學的及川先生立刻放棄說服你們去就讀白鳥澤學園的念頭。而我總是在想,你們並不只是要倒打牛島,而是一定會打倒牛島!所以,你們當然只會選擇和牛島不同的學校,不是嗎?

  啊,我又想起你們就讀中學三年級的某個晚上,你和阿徹回家時,一個額頭上貼了塊貼布,另一個則是鼻子周圍還有沒擦乾淨的血跡。

  事實上,在那天之前,你母親曾和我討論過排球是不是造成了你們的負擔?據說是及川太太告訴她,那陣子的阿徹心理狀態非常糟糕,她很擔心你是不是也和她的兒子一樣?但你從來就不是讓人擔心的孩子,所以我要你母親放心。與你相反,阿徹是個極不穩定的孩子,總是得由你拉著,因此我擔心的反而是你們兩人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但那個晚上,雙雙掛彩的你們回來後卻有了很大的轉變。你看起來似乎是情緒比以前放鬆了不少,阿徹更是整個人幾乎從一種焦躁的狀態中被釋放。

  我不清楚你們之間究竟怎麼了,但我知道那個晚上肯定有什麼讓你們產生好的改變。憑我對你的了解,我想你一定是又為那孩子做了什麼,幫助他重新從不穩定的狀態下平復。

  畢竟你一直以來都在這麼做不是嗎。

  之後,中學最後的縣大會,北川第一以第二名的成績登上受獎台,但我知道那對你們來說遠遠不夠。

  不是名次的問題,而是因為你們仍然沒有贏過牛島。

  但那一天,阿徹得到了最佳舉球員的榮譽。

  看著他回來時神采奕奕的眼睛,和你明明不耐煩卻又藏不住驕傲的表情,我知道你正為了你最好的朋友的表現感到自豪。而我能確信,阿徹能這麼快振作起來一定是因為那個晚上,你又牽著他,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那天晚上從及川家的慶祝派對要離開前,我看見阿徹拉著你的手,靦腆地靠在你的耳邊小聲地說話。

  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大概是在說『謝謝。』

 

  我記得很清楚,我曾經非常反對你去就讀私立學校。但排球是你的理想,而我沒有理由阻止你繼續朝夢想前進,因此,在去參加你的進學坐談會之前,我決定放棄我的私慾;你從來都不必知道,其實我一開始並不希望你去就讀青葉城西高中這件事。

  我很慶幸我放棄了自己那自私的念頭,因為青葉城西真的是一所非常好的學校。

  而青城排球部幾乎像是你的第二個家一樣。

  噢不,是第三個家。你的第二個家大概是及川家。就像我們家也是阿徹的第二個家一樣。

  人們常說一個人的童年是塑造人格成形的環境,中學時期是過渡,高中則是最能讓人毫無負擔去揮霍青春的時間。而你選擇將這精華的三年間花費在排球上,與排球隊的同伴們一起,與阿徹一起。

  你是那麼努力,嘗試著要在這些能力群拔的高中生之中脫穎而出,只為與阿徹一起站在球場上。你們的目標甚至不是白鳥澤,而是三百公里以外的橘色球場;你是那麼努力,成為了令教練最為放心的副隊長、更是深受隊員們信賴的王牌,與全心信任你的舉球員一起,要帶領青城去敲響那扇只在春天開啟的榮耀之門。

  可惜你們的枝葉從未遮住白鷲的飛行路徑,就連垃圾場邊的烏鴉都群起將你們啄傷。

  高中第三年,這個最應該發光發熱的時期的結尾,你們縱使結實累累卻是還沒能覆蓋整片天空。這是我第一次為你感到痛心,但我沒有為你落淚,因為我仍然能感受到,你們那份深刻感染他人的排球天賦沒有熄滅,它會繼續成長茁壯,讓我一次又一次重新感動。

  你們輸了,但輸得精彩。我仍為你驕傲。

 

  還記得你說過的嗎?沒有人能將你和阿徹分開。我對此深信不疑。

  所以我從來都不認為你會留在宮城念大學,因為阿徹他肯定會到更有發展性的東京去打排球,而你是他的王牌,你們是阿吽的呼吸,我從沒想過你們會分開。

  正如同我所預測的,你並不在宮城升學或就業,但你選擇了離開。

  不只是我,你的母親也好、及川夫婦也好,我們沒有任何人不感到震驚。但知道你要到關西念大學,最錯愕的我想應該是阿徹吧?

  你一定知道他當時是用什麼表情揍你,對嗎?

  你肯定沒有錯過他揮出拳頭時刻意遮住的那雙盈滿淚水的眼眶,對嗎?

  你說過,『沒有任何人能將我們分開。』但我想那個任何人也包括你,岩泉一。就連你自己都不能將你們分開。

  既然我知道,你也一定知道。所以,一,我的孩子。你是否知道,阿徹的不穩定是因為你,所以才選擇離開?你選擇了物理距離上的分離,卻又在心理上緊緊束縛住阿徹,藉此逼迫他成長,我猜得對嗎?

  我為阿徹的恐慌感到惋惜,卻又為你的選擇感到欽佩。

  那是我第一次,對你萌生出驕傲自滿以外的情緒。我的孩子竟是用這種方式在為他的朋友付出,遠遠超出了我的期待,更遠超出過去我所教育你的一切。雖然對阿徹很不公平,但那時我們都知道,時間會教會他,你的選擇對他來說將是多麼重要的轉捩點。

  我對你感到欽佩,同時也發現,你是真的長大了。

  你不再是那顆由我細心呵護的種子,也不是剛發芽的嫩葉,而是堅實高大的櫸木,穩穩扎根之外,也開出了屬於自己的茂盛枝椏。

 

  你長大了,到關西生活,你母親和我的生活著實清冷不少。

  你從不是多話的孩子,但阿徹是。過去有他在你身邊跟前跟後,喋喋不休,總是讓這個家裡充滿生氣!不只是我岩泉家,你們不在的那段時間,及川家自然也是寂寞的。

  幸好及川家的長女經常帶著猛回來。猛很活潑,你們不在沒人陪他玩,及川太太總會把你母親也拉過去,而猛就會開心地向你母親說,他有多麼喜歡你。

  他多麼喜歡和阿徹在一起時的你。

 

 

 

  一,我的孩子。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心情嗎?

  不,連我自己都無法說明,你又怎麼會知道⋯⋯

 

  純白的牆柱點綴鮮花、透明窗隔製成的屋頂有陽光灑下、舖著鑲金邊純白緞布的大理石神壇,這一切足以構成幸福的畫面,都與我現在的表情格不相入。

  你就站在那座大理石的後面,咬字清晰地念著你花了一個星期才寫出來的講稿。深色西裝將你襯映得英氣勃勃,幸福的表情騙得過所有人,卻騙不過你母親和我。

  穿著純白西裝一臉肅靜卻又幸福洋溢的阿徹,和被他摟在懷裡小鳥依人的夏子小姐,在我眼中變得好小、好小。而你的聲音在我聽來異常清晰,卻又無比模糊。

  你母親正偷偷用手帕擦著眼淚。

  一,你知道嗎,昨晚你向我們告白時,我還非常憤怒。我憤怒於為什麼我竟這麼不了解你,更憤怒於為什麼我明明早該看出端倪卻不斷欺騙自己。

  你喜歡阿徹。理所當然。

  但今天是阿徹的婚禮。

  我完全無法感受到這份幸福的氣息,你母親也是。

  當阿徹牽著夏子小姐走過我身邊,我感到一陣安心,因為阿徹牽著的人不是你。但同時我也感到失落,因為阿徹並沒有選擇你。

  一,你知道嗎,昨天我是多麼憤怒多麼失落,因為你。但今天當我在這個會場坐定後,那份矛盾不斷攻擊我,也是因為你。我發現我還是只想看你幸福,因為那才是我身為一個父親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幸福。

  即使你將不會組織家庭,但至少你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那便是幸福。

  也許我的內心深處還是不能接受同性戀,但只要那是你選擇的人,我都會嘗試去接受。

  如果是從小就讓我視如己出的阿徹,那個總是和你形影不離的阿徹,也許同性戀也不是什麼可怕的災難。

  聽著你的那虛偽的聲音,我不禁要認為,阿徹該是多麼惡毒的孩子才能要你做為他的祝詞親友站在台上?但我知道這都不是無辜的阿徹的錯,錯的是你啊,一。如果你能夠不要這麼自以為是為阿徹著想、不要凡事都以他優先,至少你現在不用站在這裡,被那幸福的笑容刺傷。

  也許你當時不應該選擇離開。

  原來我們都錯了,因為只要岩泉一或及川徹其中任何一人放手,你們就不是無法被分開。

 

  我看著你念完祝詞,走下來擁抱夏子小姐,然後自然地接受阿徹的擁抱。他究竟在你的耳邊說了什麼才能讓你露出這樣悲慘的假笑?

  是不是,又在向你說『謝謝』呢⋯⋯

 

 

    Fin.


04 Mar 2017
 
评论(11)
 
热度(46)